真真糊涂仙儿

作者: 芦苇微微 日期: 2018-06-20 09:12

今天(4月9日)阅卷时把一个学生的卷子当成方晴的卷子了。先改的作文,字体清秀,干净工整,像及了方晴的字,查一下学号刚好和13号对上。第一次改到他的作文,就不自觉的批的很详细,从错误,纠错,批语,优缺点,还有委婉的责备,卷子上红红的一片,已经没有空地儿再写东西了。因为这几天他胃不舒服,吃着药,我还写上“知道健康的重要了吧”字句。谁知这不是方晴的卷子。闹的办公室的美女一个劲儿的笑,笑称“君君啊君君,你真是仙儿姐啊”。(附批阅后的卷子和致歉信)

真真糊涂仙儿

“仙儿姐”是办公室美女对我这个糊涂虫或者说糊涂蛋的戏称。那是一次课后的交流,我如实汇报了课堂上讲到改错what about doing时,学生说等于how about doing,我迷惑的在心里说:我没见过呀?学生还说俺初中就是这样记的。大家哈哈哈哈大笑,笑得听不见人说话了。说我还没更年期呢,就糊涂成这了!!!就这样的糊涂蛋敢上高三吗?误人子弟啊!就是那一天大家封我“糊涂仙儿”,简称“仙儿姐”。不过我听着咋像美誉一样 本地图片,请重新上传。说实话,这仙儿我可是不敢当。

第二次双周考时,我在四楼监考,中间下楼小溜一圈,上到三楼时已有点喘了,站考场门外静气调息,然后推开门见媚媚端坐讲台,我表情迷惑的朝向她:找我干嘛?有事吗?谁知人家坐那里不动,见我不走,才起身说:你走错考场了,这是九班。我还以为人家怪镇静呢,胆挺大的,找我吧居然坐考场上等……哎呀呀又是同事们一顿大笑“真仙儿姐啊”。梁组长说你回家是不是会开错门,还真有,不止一次开三楼的门,就是开不开。

我们姐妹小窝会费我来管,心海姐姐说,得让我锻炼锻炼脑子,预防脑痴呆 本地图片,请重新上传 本地图片,请重新上传 本地图片,请重新上传

4月8号中午送饭,等巧三美女送票,下午去听黄帝文化论坛。等到近一点,票还没来,有点着急,因为还想午睡片刻。刚说完,票来了,又问了下午谁主讲,从哪里进去更近,然后匆匆回家。到楼下时忽然发现钥匙忘学校了,就在办公室门上。哎呀,不得不重返学校,拿了钥匙回到家已是一点四十左右。赶紧打开饮水机,找出小挎包,笔,小本本,又仔细看了票上要求,提前30分钟到场。玉新美女又发来信息说:不能带包,带包的话得去另一个楼里寄存。不能带水,进门得安检。又赶紧把装好的东西拿出来,装到小钱包里。匆忙闭眼休息近十分钟。赶到时赶紧喝了几口水,水瓶得放门口一侧,过安检,随人流上到三楼,已经开始,只得绕长长的过道由偏门进去,直奔七排,却没找到玉新美女,刚好有空位,落座,就听到主持人刘芳菲说:下面有请第一位演讲嘉宾……